欢迎登录芜湖市中医医院!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当前位置:主页 > 廉政文化 >
中国古代名医医德医风故事——中医教育家喻嘉言
2019-02-21 | 浏览次数: | 作者:庆启顺 | 来源:-
    喻昌,字嘉言。明末清初人(1585年——1670年),终年八十六岁,江西南昌府新建人,晚号西昌老人,自小聪明,“幼能文不羁”,45岁考中贡生。喻嘉言虽才高志远,但在京城三年,郁郁不得志,只得离京而去。清兵入关后,50岁时的他削发为僧,遁入空门,潜心研究佛学和医学,苦读《黄帝内经》《伤寒论》和其他医学著作,著有《寓意草》《尚论篇》《尚论后篇》《医门法律》等。  
与患者化为一体
    世界上有两类医生,一类客观冷静对待患者,按照规章操作,自己不用感情,也就不会痛苦,这类医生中有人会成为一个合格的好医生,大部分医生属于这一种人;另一类医生在治疗的时候,不仅用技术,而且用心,会觉得患者的痛苦就在自己的身上,会因为一个问题没有解决而整夜思考,他们的一生是在痛苦与欢乐的交替过程中度过的,这种医生里面会出现伟大的医生。喻嘉言就是后一种医生。 
    有个病人患疟疾止住后,感觉胸腹胀得不得了,没到半个月,肚子胀得很大,胸部也鼓鼓的,喘气特急,大小便全都没了,饮食不入。坐着、站着、躺着都不行,只能趴着,把喻嘉言请去了。喻嘉言到患者家一看,已经有一个医生在那里,那位医生方子是“大黄二两,一次服下。”家人已经抓药去了。喻嘉言诊完脉,对那位医生破口大骂:“这是什么病,你怎么敢放胆杀人?”“为什么不留患者一命,必欲杀之而后快呢?!”对方被骂傻了,丢下一句话:“这个人书读多会说话,争不过你。” 然后夺门而逃。买药的人正好回来,喻嘉言一把抢过那个人手中的药,一下就给扔到旁边的水沟里去了。喻嘉言坐下来写出病因,说这是脾虚,然后开出了方子。患者看完,觉得合理,但还是不放心,就说:“看您写的倒很清楚,不过这方子里人参、白术,吃了不会更胀吗?不如这样吧,今天就先不服药了,等到明天看看动静再说。”喻嘉言坚决不同意。患者又说:“要不这么办吧,我先准备好一付药,等到半夜的时候,真的出现了您说的那种症状,我立刻喝,来得及吗?”喻嘉言说:“那也可以,不过我今天晚上就不走了,就在你的客厅里,给我一把椅子就行,我坐在这里等着,如果有什么危险,就喊我,我不会打扰你们的。”人家心想,你就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。整个夜晚,只有喻嘉言一个人坐在客厅。半夜,患者大汗眩晕,服药以后,只是觉得困,就睡了一会儿。第二天天亮,喻嘉言诊断,病势没有增加,就让再服用一剂。患者喝了些粥,还要坚持服用大黄。喻嘉言说:“现在你大小便都不通,膀胱胀得很大,膀胱挤压住了大肠的通路,所以再怎么使劲也出不来,我用药通膀胱之气,不去直接通大便,却让大便泻下。”然后,开了一剂五苓散,患者喝下。患者小便先出,大便随之。人们连声称赞,这个患者的病就这样痊愈了。
    喻嘉言在《寓意草》的序言里说:“我对于医学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经验,只是凡是我治病,碰到病患,我都要静下心来,全神贯注地思考,甚至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和病人一样,感觉我的身体和病人的身体都化成了一体,我的心也似乎变成了患者的心,患者的那种孤独、无助,那种痛苦、呻吟,都仿佛来到了我的身上,如果患者的病很快地好了,哪怕我肝脑涂地在所不惜;如果患者的病没有好,我一定会殚精竭虑地思考,甚至患者的病没好,我的身体却先憔悴了。”他又说:“不知道的人,都说我是看书看来的这些学问,实际上这些治疗的方法都在人的心里,岂能从纸上得来呢?” 
史上首份格式化病历
    喻嘉言总结经验教训,终于琢磨出避免误诊的办法来。他教导弟子,诊完了脉以后,先别急着开药,要先自己仔细思考,然后给人家把病讲清楚,这个病是什么原因得的,您的体质是什么样的,现在问题在哪儿,如何治疗,用的什么法,使的什么药,会达到什么效果……这些,都要先给人家讲清楚,然后再给人家下方子开药。这么做还不行,还要写下一个议病式。就是接诊一个患者,要先写下接诊的年、月、日、地点,还要记录患者的年龄、体形胖瘦高矮、皮肤的枯燥或者润泽、说话声音的清浊、说话声音的长短、情绪如何、发病时间、服药史、服药的效果、病情白天重还是晚上重、身上寒热如何、饮食如何、大小便如何,等等。“要想成为一个合格的医生,一定要按照这个规定来执行,否则就会耽误患者,你自己也会成为人们最痛恨的庸医!”这些标准在当时无法全部推广,但是喻嘉言要求自己的学生们都要这么做,而且把这个规定写进了《寓意草》的开篇,作为规范。这份格式化病历在今天也是很有指导意义的。
开门办学
    中医传授知识都是师徒相传。南宋的朱丹溪四十四岁的时候,拜罗知悌为师,在老先生的门口苦等三个月,才被接纳。清代名医叶天士游历南北,拜过十七人为师,成为大家。这些都传为千古佳话。但更多的是一个师父带那么多徒弟,也不正经地讲课,就是给你几本书,让你晚上背,白天跟师父出诊抄方,碰上愿意讲的师父还能问问,师父给指点几句,碰上那不爱说话的师父,人家都不愿意搭理你,自己琢磨。做徒弟淘米洗菜做家务,陪师母逛街拎东西。古代医学传播不广,人们卫生健康知识有限,庸医横行也是与此有关。
    开方治病,功在一时,著书教人,功在万里。晚年,喻嘉言应朋友钱谦益之邀,来到常熟开门办学,广招门徒。他希望所有的人都懂得医学的道理。让很多学生坐在下面, 自己在上面讲台前讲,用自己写的书做教材,学生们一边听讲一边记笔记,同时还可以提问,老师回答。现在公认喻嘉言是中医界第一个采用课堂式教学的人,也就是说,喻嘉言办的中医学校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所中医学院。喻嘉言还请了当时一些名家来讲课,这叫“会讲”,经常举行。当时的课堂气氛非常活跃,同学们经常提问,就一些有争议的问题展开讨论。一位学生就《伤寒论》中自己搞不懂的十六个问题进行了提问,然后喻嘉言教授很认真地回答了这些问题。 喻教授认为该同学有过人之识,然后用了一个非常夸张的词 “敬服”来结束了这次回答。在这种活跃的学术气氛下,新的思潮不断涌现,当然,主要的贡献者还是喻嘉言教授,他成为后来温病学派的先驱。喻嘉言的学生颇多,他培养了一大批有成就的医学家。 
    一转眼,喻嘉言已经八十六岁了。好友钱谦益来请喻嘉言与当时围棋高手李元兆对决。棋室外竹影扶疏,清风徐来。棋室里,两人凝神落子。此盘棋连下了三昼夜。当喻嘉言落下最后一粒棋子,棋局圆满。大家纷纷起身鼓掌。喻嘉言仍然坐在那里,纹丝不动。仔细看去,他面容安详,已经往生西方了。
    喻嘉言生逢乱世,一生孤身一人,却怀一颗大慈悲之心,拯救患者于病痛中,他对患者赤胆热忱,潇洒磊落,豪气冲天,中年以后参悟佛门,开创了中医课堂教育的先河,将学术思想广泛传播。
上一篇:监察法的立法目的和立法依据是什么?   下一篇:中国古代名医医德医风故事——侠医缪希雍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联系我们
芜湖市中医医院 版权所有 2003-2015 老院区:芜湖市九华中路240号 新院区:芜湖市九华南路430号
电话:0553-3838500 邮编:241000 技术支持:芜湖市中医医院信息管理处 皖ICP备18015081号 皖公网安备 3402020200040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