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登录芜湖市中医医院!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当前位置:主页 > 院史寻踪 >
名医李少白
2017-08-08 | 浏览次数: | 作者:- | 来源:院史室
        1986年2月15日,芜湖一代名医李少白先生与世长辞。噩耗传来,人们黯然神伤。
        李少白先生早年就读于苏州国医研究院,1937年毕业后,在芜湖悬壶济世50年,专长内、儿科,善集诸家之长,用药精当,照顾全面。他恪守医生的职业道德,对病人不分贫富贵贱,长幼妍媸,一视同仁,高度负责。望、闻、问、切时,他全神贯注;下笔处方时,细心揣摩。他常叹日:“千方易得,一效难求。”又常告诚子女学生,医生是和死神作斗争的人,千万不可掉以轻心。值得称道的是,在私人开业时,少白先生就建立了病历档案。不仅有治愈的病例,也留下失误的记录,他敢于自扬短处,对于这些失败的教训;他一一剖析给学生听。
        少白先生颖悟勤学,博览群书,手不释卷,他曾对人说道:“平生无嗜好,不是书,就是报。” 实践,再学习,再实践,就这样,他在医学上不断地达到新的高度,终于成为一代名医。从中医联合诊所的所长,调任市中医院副院长兼内科主任医师。 并当选为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,中华全国中医学会理事,中华中医学会芜湖市分会理事长。
        少白先生,廉洁奉公,他的太平大陆路9号住房,阴暗潮湿,破旧不堪,是一所百年老宅,市领导几次为他准备了团结路及市政府大院内新建的宿舍,他都婉言谢绝。他的两个女儿曾在农村下放10年之久,虽然女儿一再请求他始终没有托人说情使女儿早日上调。从40多岁起少白先生就患有心脏病,长期服用药品。照情理,中医院的副院长、主任医师,公费服用一点贵重药品不算出格。可他总是把自己当作一名普通的医务工作人员,按章自费。一次,他看见女儿把单位的几张信纸和一只信封带回家。平日慈爱祥和的少白先生勃然大怒,斥责道:“难道你买不起吗?生活有困难对我说,我补助你!”对于他人,少白先生又极其宽容,邻人、朋友、学生、同事借书借钱,归还与否悉听尊便。“文革”中,一位工宣队员向他借了钱,许久没有归还。一日,两人路遇,工宣队员避之不及,尴尬万分,顺手摘下手表,递给少白先生,少白先生摆摆手,笑着说,这件事要怪自己,那笔钱,本来就是打算赠送给他的,忘了告诉他,以致让他有了思想负担。对于这类事情,子女不理解,少白先生笑道:“人家有困难,万般无奈才会开口借钱,还要人家还什么?”少白先生的工资虽然较高,但他的一个哥哥及一个早年丧夫守寡的姐姐靠他供养。一个失明的弟弟常靠他帮助,故而家中生活并不富裕,仅及温饱而已。李有伟是少白先生的爱女,一件旧棉袄穿了十几年,由此可见一斑。
        少白先生有一颗赤子之心,人们都知道他还有一个义子和一个义女。1954年,洪水泛滥,他收养了一个沿街乞讨的孤女,等到她长大成人,少白先生又备妆,择婿而嫁,这便是义女杨翠英。六十年代初,他给芜湖县一名叫徐义正的教师治好了癫痫,那人感激不尽。在三年自然灾害时期,徐义正送来100斤粮票、10条香烟,少白先生执意不收。后来,少白先生对妻子李立翠说:“这年头,要人家的粮票就等于要人家的命。”徐义正为了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,遂拜少白先生为义父。
        少白先生胸襟开阔。早年,他在太平大路开业时,曾在巷口墙上制作了一幅广告,上书“中医李少白诊所在此巷内”,谁知当天夜里就被人涂去,众人明知是同一条巷内的某医生所为,十分愤慨,少白先生笑道:“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。如果我本事不大,靠十幅广告也招不来病人,算了,算了。”后来,少白先生不仅没有兴师问罪,反而登门拜访。某医生大惭,亲自手书为少白先生精制了一块木质广告牌,带了鼓乐,鸣放鞭炮,挂在巷口。从此,二人结为至交,这也是医林佳话。
        少白先生1927年就从事过革命工作,1956年参加中国农工民主党,并担任农工党芜湖市委副主委,他的一言一行,都起到表率作用,是全省推崇的从事科技工作50年的80位专家之一。现在,少白先生虽然离开人世,却留下了《中医学讲义》《中药歌诀》和《李少医话》数卷以及宝贵的精神财富。笔者在少白先生去世时,曾写了一幅挽联表达对先生的悼念和哀思:
百里江城病失良医传噩讯;
万家老幼仰慕高风黯伤神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撰稿:张平、院史室收集
上一篇:没有了   下一篇:名老中医徐少鳌的故事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联系我们
芜湖市中医医院 版权所有 2003-2015 老院区:芜湖市九华中路240号 新院区:芜湖市九华南路430号
电话:0553-3838500 邮编:241000 技术支持:芜湖市中医医院信息管理处 皖ICP备18015081号 皖公网安备 34020202000403号